天津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施工

乐平古建筑拆卖已形成产业链凸显保护困局

来源: 2018年08月30日

乐平古建筑拆卖已形成产业链 凸显保护困局

最近,王长寿很困惑,他不明白,仅仅只是想保护涌山镇上明清时期的老房子,为什么就成了别人眼里的多管闲事。

同样,于乐平市文物局副局长朱焰宝也困惑。政府每年划拨的100万元文物保护经费,尚不能保证现有文物保护单位修缮,更不可能去保护散落在民间的一些有价值的古民居建筑。同时,由于不在保护文物建筑之列,如果屋主出售,我们只能劝阻,并不能采取强制措施,毕竟在法律上,他们的买卖是合法的。

如何保护这类身份尴尬的建筑,是当地政府不得不考虑的一个新命题。

在保护不力的情况下,这座古建筑会不会被旁边的现代建筑取代?

这座有近300年的古建筑,虽然被保留了下来,但因为没有及时修复,已变得面目全非。

秦砖汉瓦见证涌山辉煌昨天

从乐平市区到涌山镇沿途,会看到很多装满煤的大型卡车不时驶过,作为一个煤炭的生产基地,正是有着这种黑金的支撑,涌山镇涌现过很多富甲一方的有钱人。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

王家街尤为典型。作为涌山镇曾经的地主老财、商贾聚集的重要场所之一,王家街虽然只是一条很窄的小巷,但两侧矗立着10幢明清时期的古民居,成为当地文化的一条根脉。

在一栋栋深宅大院内,随处可见雕梁画栋,陡峭的飞檐和涂上了桐油的家具都尽显这些老屋身世的不凡。

在一家外墙壁上写有存款自愿、取款自由标语的古建筑上,能看出涌山镇王家街曾经的辉煌。

房子的主人叫程和光,他依稀记得,这栋古宅子是父辈几代留下来的,已有近200年的历史。程和光说,当时这曾是涌山镇最早的银行(钱庄)所在地。

已经64岁的程和光说,他六七岁时,银行还在开,每天进出这座房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然而,随着辉煌渐渐过去,短短几年间,涌山镇的古民居被越来越多的外地商人觊觎。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以来,镇上先后有16幢古民居被整体出售,曾经富丽堂皇的古宅只留下一堆破碎的秦砖汉瓦。

古民居买卖形成产业链

6月30日,当背着包进入王家街,见怪不怪的程和光很自然地将与古民居的收购商们联想到了一起。你是来收购老房子的吧?程和光淡淡地说,一个月得来好几拨。

在得知的来意后,他指着小巷两边说,这里原来基本上都是老房子,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了,只保留着一些。在这条百余米的小巷中,看到,除了一些尚存的老房子,两边已经建起了不少崭新的小洋楼。

据了解,在过去的几年中,王家街古民居建筑收购市场十分火热。更可怕的是,这样的买卖已经在涌山镇形成了一个产业链。在涌山镇南家林场,就有一家从事这类古建筑买卖的场所。一位师傅告诉,在此上班的有32名工人,主要是负责对收购过来的古建筑进行修复,然后再倒卖到浙江、天津、北京等地。

据这位师傅透露,目前他们手上有2000多平方米的古建筑等待着出售。都是明清时期的房子,最少的也得有200多年。

第一次出现古建筑买卖是在2004年。一位王姓老人说,当时一座主房占606个平方米的司马官邸以13万元的价格被买走,从涌山镇迁到浙江义乌。买主是浙江义乌市佛堂镇南江民俗文化村总经理朱有富。

据资料记载,该民居建于清嘉庆五年(1800年),是正宗的徽派建筑,构思精巧,造型丰富,融石雕、木雕、砖雕为一体,富丽堂皇,尤以马头墙、小青瓦最有特色。房主名叫王庆祥,曾官至司马,权倾一时。

近几年,仅王家街就有10幢古建筑被整体迁至浙江、上海等地落户,有的局部建筑还流向海外。2005年4月,涌山镇最大的老字号古宅也被外地商人以8.9万元买下。

没有维修金房子就烂了

古民居建筑在出售过程中,价格主要由收购商来定,标准就是按照古民居的各种文物要素是否齐全。比如是否有完整的木雕、砖雕或古雕,房屋的时间是否久远、有特色等。

在王家街,上了百年的老房子很多,但真正能完整保留下来的却已经不多。

王家街细麻场的一幢老宅子便是时代久远却又完整的极少个例。这幢房子的主人叫王饶春,在向他了解情况时,他一再重申他的房子是当地最古老的。

王饶春说的古老是有例证的,在他家正大门的进门处一块墙砖上,对房屋建筑的时间有着明确的记载。因为年代久远,大部分字已经模糊不清,但康熙二字仍十分清楚。

王饶春说,房子是1668年建的。去年,有一位商人看中了他的房子,经过商谈,双方最终以6.28万元的价格成交,但到了约定付钱的时间时,收购商却没了踪影。

对于收购商的食言,王饶春的邻居分析说,是因为这幢房子虽然年代很久远,但整个构造却没有很大的特色,屋内也没有显著文物价值的雕刻。

尽管如此,王饶春很庆幸保住了房子。这是祖宗给我们留下的,不能说没就没了,下去(去世)之后,没法向祖宗交代。

但庆幸过后,王饶春更多的是苦恼。因为他承担不起老房子每年的维修资金,要不然,房子就烂了。

村民卖房多为腾出地基建新房

宁愿把房子卖掉的村民,几乎都抱有王饶春式的心态。其实,他们根本不差钱,但每年要投入几千元钱用于修缮,他们觉得不值,于是干脆一卖了之。

另外,由于当地很难批到新的地基建房,把古民居卖掉,也是为了腾出地基建新房子。

上述情况的存在,导致部分古民居建筑有幸保留下来也是破败不堪。这让部分涌山镇自发保护的居民们感叹不已,王长海就是其中一位。

碰到王长海时,他正张罗着修葺自家的古民居。王长海家的这幢房屋建造时间并不远,只有百来年的历史。谈到修葺的动机,王长海直言,他认为这是一笔可贵的财富。

王长海告诉,由于长时间没人居住房子已经四处漏雨,为了修房,兄弟三人共投入4万元。

王长海说,每当看到街上的一些老房子被卖掉,他总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他家后面就有一幢老房被卖掉了,房子有160年的历史,最终被卖了8万多元。

虽然不自觉地表达出对古民居保护,但王长海对古民居的买卖行为并不反对,在他看来,如果后人不及时修缮,古民居毁在了原地更是一种破坏,被卖掉还能以另一种形式保护下来。

据了解,王家街的很多古民居都存在产权不清晰的情况,大多数是几家人聚居在一幢房子内,这也给保护古民居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当是否修缮意见不统一时,很多人选择一卖了之,分钱了事。

古建筑保护亟须有法律身份

王长海认为被卖也是一种保护的观点,显然不能代表全部人的看法。当地居民王长寿就表示,他们要联合当地有能力的人共同对古民居进行保护,坚决反对一卖了之。

在他看来,作为祖辈留下的宝贵物质和精神遗产,古民居今后完全可以通过整合用来发展旅游业。

为此,他频频阻止邻居卖古民居,在前不久一次劝阻中,他被四位村民围住要求他不要多管闲事。他拨打了乐平市主管文教工作副市长王细妹的,在其出面干预下,两座有近300年历史的古民居建筑才逃过了被拆卖的命运。

虽然被暂时保留下来,但王长寿想的是如何长久性地保留这些古民居建筑。因此,他正考虑借助广东东莞南社村的经验,由当地4位商人出资,把涌山镇现有的古民居建筑集中起来统一修缮。修起来后,搞旅游开发。

然而,由于产权不明确,王长寿对于这样的保护方式到底有没有效果,心里并没有底。产权不是我的,我修好了,别人又马上要回去怎么办?

很明显,古民居的保护并不是靠现有的房子主人的单独力量可以完成的,它必须借助于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撑。

然而,这让乐平市文物局副局长朱焰宝感到很无奈。他表示,涌山镇的古建筑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但政府每年下拨给他们的文物保护经费只有100万元,而这些经费尚不能保证乐平市现有已被评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修缮,更没有多余的资金去保护散落在民间的这些古建筑。

朱焰宝曾经通过捐款的形式,让民间资本参与古建筑的保护,但还是杯水车薪。通过民间资本的参与,每年的经费达到了1000万元

乐平古建筑拆卖已形成产业链凸显保护困局

,但还是不够用。

更让朱焰宝头疼的是,在法律上,并没有给这些古民居建筑一个明确的身份。那些建筑都是私有财产,如果屋主出售,我们只能劝阻,并不能采取强制措施,毕竟在法律上,他们的买卖是合法的。

庆幸的是,乐平市政府已经意识到对古建筑保护的重要性。王细妹副市长明确告诉,他们会趁着全国正在进行第三次文物普查的机会,尽快给那些有价值的古建筑一个法律上的身份。在此之前,任何古建筑都不得再被拆卖。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