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智能建筑

办公室设计:一切设计都是为了取悦员工

来源: 2018年10月16日

办公室设计:一切设计都是为了取悦员工 未来的办公室里,理念的沟通将比华丽或充满高科技元素的装修重要得多,员工参与度将会受到更多的关注。 一些专家管这种趋势叫做“新可持续性”。 你该感谢开放式办公空间运动,它开启了关于新可持续性的讨论,把合作和透明的办公理念引入了传统办公室。 频繁出现在每一个办公空间设计师舌尖上的新词变成了融合、共生、合作——这些概念让那些代表等级阶层的隔断墙被拆掉,大通间大行其道。 在今日的设计理念中,那种霸占一角的领导办公室已经不能再代表“逼格”。         “那种办公室在今天必然不会再像过去那么重要了。 ”Bruce Fisher说。 他是纽约Kohn Pedersen Fox建筑事务所的建筑师。 “现在大家更重视办公空间视野是不是开阔,你是不是一眼望过去就能看到某个同事。 谁是老大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有参与感,知道大家在做什么。 ”开放式空间不是新概念了,建筑大师赖特(Frank Lloyd Wright)在设计位于威斯康星州Racine市的Johnson Wax总部时,已经采用了这种概念,以把工作岗位(在该案例中,赖特选取了秘书这个岗位)相似的员工聚在一起。 但几十年过去,由于工作内容的变化,当初合作过的员工开始单打独斗,只为能坐在更好的位置上,因为这通常意味着他们在公司的地位提升了。 然而在如今更加年轻化的技术型办公场所中,芝加哥Brininstool+Lynch建筑事务所**建筑师Brad Lynch说:“一切都不一样了。 在我看来,年轻一代已经上位了,而他们不再受限于传统的写字楼模式办公环境。 ”他认为,今天这些年轻的员工会更多地思考如何使办公空间为他们所用。             互联网公司带路在业内专家看来,好的工作环境鼓励开放透明,员工有较大的自由度任意选择办公地点或工作方式,并且能带来非办公场所的感觉。 在全球各地都有业务的建筑规划顾问公司Gensler的**建筑总监Sonya Dufner还认为,互联网公司能够先行尝试并**这种办公方式的潮流,是件令人略感惊喜的事。 2013年,Gensler随机调查了2035名脑力工作者,就办公空间与工作表现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研究。 “如果我们只看互联网公司,会发现员工对工作环境的满意度比其他类型的公司要高。 当我们询问原因时,发现‘选择余地大’是一个关键的细节。 ”Dufner说。 41%的互联网公司员工更乐意跟别人聊起自己几点上班、在哪里工作(其他领域则为23%)。 她认为员工对办公方式的选择余地大,直接带来了他们对办公室满意度的提升。 这股风潮自硅谷而起,现在正向美国东部地区蔓延。 在纽约,这股风潮现在被更多地和布鲁克林区的创客运动联系在一起,并在各个孵化器中蓬勃发展,其中包括布鲁克林造船厂内的New Lab和工业城地区。 然而,曼哈顿中城的写字楼里也出现了这样的趋势,比如音乐流媒体公司Pandora,其办公区由Andrew Bartle的建筑事务所ABAstudio设计。 “我们的设计理念正是‘更新换代’。 ”Bartle说,“在这些地方工作的孩子都住在布鲁克林,这里的办公风格跟他们的生活方式一致,也正是他们想要的样子。 他们并不像我们那一代人那样,对将工作和生活分开有那么高的要求。 ”在Pandora的办公室里,工作区间点缀着乒乓球桌等休闲娱乐设施,食品冷藏柜和瑜伽室也都出现在了工作区,反映出公司强调互动也注重隐私的企业文化。 ABAstudio还设计了各种形式的聊天室,如电话亭、贴墙座椅、阶梯座位、闲聊区、会议室,楼层之间的楼梯也被利用起来,成了可以容纳全体员工的会议室。 Bartle说,通过这种方式,每层楼可以容纳150名员工,容量超过了其他同等使用面积的办公室。 为了在需要时得到更多空间,办公室采用了弹性设计。 当Pandora需要举办音乐演出或全体大会时,员工可以利用办公室内的阶梯形空间或其他相似面积的区域。 “这群员工把自己看做一个完整的社会群体,这与企业雇员的一般认知并不一样。 ”建筑公司B.R.Fries总裁兼CEO Barry Fries说。 他与Bartle在Pandora办公区项目中进行了合作。 “通常企业都会乐于让员工觉得自己和同事是一个整体,但在Pandora,员工有更加强烈的归属感。 这里就像一所大学,或者一个会员忠诚度很高的俱乐部。 ”Bartle补充道:“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奇妙的体验。 因为我们看到了一种企业文化,并帮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办公方式,让他们能够保持高效工作状态。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个艰巨的任务,但在这个地方,你能感觉到员工对公司满满的爱。 ”        保守派争相开放超过75%的美国公司计划将办公空间打造得更开放,这个数据来自密尔沃基设计体验公司Kahler Slater的研究。 开放办公理念一度在创意服务领域很流行,现在已经渐渐渗入专业化服务机构,如地产经纪公司和金融公司等。 2013年,地产经纪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在其位于洛杉矶的200人办公区开启了“自由办公”计划,不再要求大家坐在指定位置,员工可以在沙发上办公,或者预定位置热门的办公桌,甚至可以选择跑步机办公桌。 其他以白领为主的公司也在有样学样地模仿互联网公司的做派,意图吸引和留住年轻员工。 金融巨头瑞信(Credit SuiSSE)已经启动了将其欧洲办公室改造为“智能工作空间”的计划,提供了一系列接地气的设施和合作办公空间,并在工作区设置了咖啡厅——甚至还有温室花园。 “金融机构正面临员工流失,对MBA的吸引力也在下降——这些人从学校出来后,更倾向于进入互联网公司。 这迫使传统公司不得不重新思考未来规划。 ”Dufner说,“他们在观察互联网公司是怎么做的,希望得知该如何在工作空间塑造企业文化,找出吸引人们在那里办公的秘诀。 金融机构也开始自称有互联网基因……企业的基因在改变,办公空间也需要反映出这些变化。 ”在芝加哥,Lynch为两个金融企业重新设计了办公区域:线上借贷公司Enova和私募股权公司Sterling Partners。 Enova是一个互联网公司,也是最受新兴人才欢迎的公司,Lynch为他们升级了办公空间,使风格更倾向于开放设计。 “他们希望员工之间能互相交流创意,但以前的办公室布局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Lynch说。 另一个公司Sterling Partners的改造则成了一场“大冒险”。 这家有60多人的公司激进地改变了他们的办公模式,从市郊迁至城区。 他们在一个人人都能享受360度城市景观的办公室内,安置了茶几、安乐椅等一大批新家具。 为了鼓励员工互动,方便员工自由活动,他们重新规划了会客区,使员工自我感觉更像是公寓管理员而不是秘书。 “人们走进办公室时不希望感受到等级阶层的存在。 他们希望感觉自己受到欢迎,每个人都是公司一份子。 ”Lynch这样评价Sterling Partners,“他们创造了更多合作交流的机会,在办公室形成了创业导师体系。 ”        办公室里的创业导师体系创业导师体系的概念来自社会型企业Startup Box South Bronx,一个**的孵化器研究案例。 Startup Box希望能够提供一个场所,让创业公司或个人与需要完成课后编程作业的高中生协同办公。 受到Ennead Lab的邀请,该公司加入了基于社区的经济发展引擎计划(不过尚未启动),将把5000平方英尺的仓库改造成24个可移动工作间,一间可供制作并测试样机的实验室,以及教室和会议室。 Ennead Lab总监Andrew Burdick称,该项目是理念融合的结果——把初创企业和高中生这两个志向相似的群体组合在一起。 “他们会提出本质一样的问题,需要的空间形式也相似。 ”他说,“项目启动后,出现了非常有趣的互动,创业者和学生能够互相指导,互相学习。 ”Burdick说,Ennead项目组借鉴了很多协同办公组织的理念,如The Hatchery、General Assembly和WeWork等,并咨询了创客运动中的那些布道者。 “他们是这个时代的所有者,并且能为其他创业者提供创新的温床。 ”Burdick说。 她还补充,Ennead的设计师相信,如果他们为用户在一个空间内建立共生关系,用户将会给出良好的表现,两个不同的人群会团结起来,甚至产生“1+1>2”的效果。 建筑师Andrew Franz正试图将相似的理念注入纽约一个金融公司的办公室设计中。 为了能适应潮流,这家70人的公司选择将办公空间做得更开放,开始了40年来的第一次改变。 “他们希望做出的改变之一是能够帮助其他公司和个体。 对于信任的公司,他们愿意提供桌位和办公空间。 ”Franz强调,“这符合他们一直以来的分享理念,即像个孵化器那样运营,这样他们就可以看到下一批创新热点在哪里了。 ”“我想,在这些企业的发展过程中会像乡村经济那样有更多的互动和分享因素,但方式更都市化。 ”他补充,“他们必须全力思考该做出什么样的改变,也要关注哪些是要一直保留的。 ”          法律公司紧随其后Gensler旧金山办公室主设计师Doug Zucker指出,在金融机构投入大开间式办公室的怀抱的同时,其他领域的企业,如法律公司,却还在固执地坚守着传统办公室的布局。 “这是一个真正受到传统和秩序束缚的行业,在这个领域没有人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他解释道。 然而,受到经济衰退的影响,法律公司现在正重新为其人力物力开支做预算,以优化竞争力。 这种转变会直接影响这些公司怎样利用办公面积。 Gensler的研究报告预测,律师事务所将会迎来其他领域已经在发生的改变——出现面积更小,使用更灵活,更富协作性的办公室——但Zucker反对太激进、太彻底的改变。 “当你开始把工作环境改变得更富于协作性时,别忘了仍然要保持‘协作性’与‘专注度’之间的平衡。 ”他说。 对律师来说,过于开放的办公空间会带来问题——削弱专注力。 Gensler的调查表明,律师群体平均每天有超过一半的时间在办公室度过,这对他们的专注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事实的确如此。 Gensler对于脑力工作者的调查显示,在开放的办公环境下,员工业绩降低了6%。 53%的被访者反馈,他们在工作时会因为同事收到打扰或分散注意力。 Bartle说,在Pandora的设计中,声音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花了很多精力平衡办公区域在视觉和听觉上的私密性。 “他们希望办公区看上去很随意,事实上确实非常随意,但其实我们在很多细节上都颇费心思。 ”Zucker说,法律行业的办公环境**可能变得像咨询公司那样,在X世代、Y世代的推动下变得越来越富有协作性,福利设施越来越齐全空间使用更灵活,工作方式更富创意,可按需指定办公位——比如谁需要使用角落里的那间办公室,谁就可以去。           健康新指标可持续性在办公室设计中有了新的含义。 这个词最早出现在环保领域,现在成了全人类爱用词汇。 芝加哥建筑师Lynch说,现在人们对可回收材料、无毒材料、节能几乎形成了自发意识的。 而新可持续性强调以人为本,重视身心健康,这是因为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快乐的员工对企业更忠诚,工作更高效。 “茶水间的健康食品,可以当做瑜伽室的办公空间和办公室里自带的厨房也让员工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弄吃的和聚餐。 ”家具的利用率更高了。 Gensler的Dufner说,茶几、站立式办公桌的订单量都在上升,因为现在流行的观点是“坐着无异于吸烟”。 很多办公室还增设了跑步机办公桌。 另一趋势则是增加可供休息的户外空间。 “在城郊或世界上其他地区,你会看到很多公司坐落在步行道旁边。 公司员工每天都会在这里散步、聊天放松。 ”Dufner说。 甚至在****的曼哈顿,广告公司Wieden+Kennedy也在最近的一个办公室改造设计中增加了露台。 在布鲁克林,精品住宅公司Modern Spaces拥有5个办公室和70个员工,创始人Eric Benaim设计了混搭风格的办公空间,还有一间手工咖啡馆从办公区延伸到街上。 员工可以在里面随意选择桌子办公,Benaim说这种无缝设计有益身心,且有助于提高订单量。 “这种设计会让他们变得更有创意,感觉自己没有和世界隔离开,这样他们回到办公室时就会更开心。 ”他说,“他们会把快乐传播给客户。 我们的员工高兴了,客户也会高兴。 ”           银川中海国际社区
恒大帝景
眼镜布厂家
随机文章